虽然同在米字旗的笼罩下,但斯里兰卡曾是英国王室的“私产”

简介: 虽然同在米字旗的笼罩下,但斯里兰卡曾是英国王室的“私产”,而英国及周边陆地国家都或多或少地受到了英国东印度公司及英属印度的蹂躏。

斯里兰卡,一个令印度欲罢不能的国家。

拉吉夫·甘地的遇刺身亡,在印度人看来是印度国家和民族不可挽回的巨大损失,所以他们随后为拉吉夫·甘地举行了隆重的国葬,时任联合国秘书长佩雷斯·德奎利亚尔也对这位印度“杰出领袖”的英年早逝深表哀伤。

作为斯里兰卡隔海相望的国家,印度虽然几十年如一日地一塌糊涂,国内更是丛生乌烟瘴气,但对干涉周边国家内政这件事,印度向来蹬鼻子上脸无所顾忌。

毕竟早在1947年印度独立之前,开国尼赫鲁就描绘了“要么有声有色,要么销声匿迹,中间路线不能让我满意”的“印度梦”,从此印度不仅为恢复英属印度版图而努力,更充分发挥主观能动性再接再厉,妄图构建囊括南亚次大陆、阿富汗、尼泊尔、不丹、缅甸、青藏高原等地区的“大印度联邦”,斯里兰卡自然在劫难逃。

相比于其它印度周边国家,斯里兰卡除了是一个名副其实的岛国,更在“文明源头”上大相径庭。

简单说来,虽然作为南亚国家,近代以来的斯里兰卡在列强瓜分世界的浪潮中“未能免俗”,特别是都没有逃过英国殖民者的魔爪。

虽然同在米字旗的笼罩下,但斯里兰卡曾是英国王室的“私产”,而英国及周边陆地国家都或多或少地受到了英国东印度公司及英属印度的蹂躏。

而伊比利亚半岛由于同时毗邻地中海和大西洋的地理位置,资本主义经济发展需要、者大力支持以及继承了阿拉伯帝国航海技术等一系列优势,最终走在了大航海的前列。

1521年,葡萄牙作为第一个“造访”斯里兰卡的殖民者捷足先登。

而作为西欧强国,法国大革命很快在欧洲大陆形成了星火燎原的态势,与法国山水相连的尼德兰自然深受“感染”。

尼德兰被法国大革命波及后,威廉五世英国,随后法国在尼德兰扶持巴达维亚共和国,并顺势“接收”了尼德兰的海外殖民地,包括锡兰。

随后英国通过两次康提战争消灭了在岛上顽强抵抗的康提王朝,最终在1815年占领了整个斯里兰卡。

因为英国王室地位毫无疑问高于英属印度,于是斯里兰卡也从来都凌驾于英属印度之上,这也是时至今日斯里兰卡对印度不屑一顾的重要因素。

虽然通过印巴分治几乎全盘继承了英属印度的遗产,对200多年被殖民史不以为耻反以为荣,更处处以英属印度继承者自居。

但对斯里兰卡,印度却始终有一颗打破传统开拓进取、否定历史以下犯上的心,这种国际驰名的老双标精神,让斯里兰卡本就不太安全的国际环境更加雪上加霜。

更要命的是,斯里兰卡千百年来剪不断理还乱的民族和宗教,也给了近水楼台先得月的印度浑水摸鱼的空间。

而因为“狼自北方来”,所以原来的土著居民达罗毗荼人被迫向南迁徙,且部分达罗毗荼人漂洋过海来到斯里兰卡,与当地土著不断混血之最终形成了僧迦罗人。

而后信仰印度教的泰米尔人斯里兰卡,导致了斯里兰卡长达千年的宗教对抗。

8世纪阿拉伯帝国兴起后,大量穆斯林随着帝国的扩张来到斯里兰卡,是为摩尔人。

至此,斯里兰卡岛上,信仰佛教的僧迦罗人、信仰印度教的泰米尔人和信仰伊斯兰教的摩尔人形成了三足鼎立的局面。

而等到葡萄牙等西方殖民者纷至沓来,天主教和新教的后来居上,又让斯里兰卡的宗教和民族问题更加复杂。

所以,面对这个体量又小又在卧榻之侧的斯里兰卡,觊觎已久的印度哈喇子早已一泻千里。

面对泰米尔人争取独立和自由的奋斗精神,印度深受感染,于是不由分说地对泰米尔人进行了慷慨解囊,对猛虎组织可谓要钱给钱,要枪给枪。

而且为了尽快帮助猛虎组织尽快实现上位的目标,印度甚至还在斯里兰卡的对岸设置猛虎组织训练营,手把手培养猛虎组织。

虽然印军的战斗力几十年如一日的稀松,但在斯里兰卡煽风点火还是绰绰有余的。

但帮着帮着,印度发现了一个非常要命的问题,那就是印度国内还有9000多万泰米尔人,你这大张旗鼓地支持对岸的泰米尔人上蹿下跳,不就是给国内的泰米尔人现场打样吗?

于是尴尬的印度经过长时间的冥思苦想,创造性地提出了“继续支持猛虎,同时主持调停”的历史性决策。

对于这种既当选手又当裁判,既当婊子又立牌坊的行为,猛虎组织和斯里兰卡军都非常愤怒,他们虽然常年水火不容,但依然异口同声地对印度表示我去年买了个大手表。

眼看局面越搅越混难以控制,印度拉吉夫·甘地最终作出了拳头即正义的决策,一声令下,10万三哥漂洋过海奔赴斯里兰卡,然后受到了斯里兰卡各方势力的夹道痛击。

最终在折腾了3年时间后,灰头土脸的印军选择卷铺盖走人,而后猛虎组织为“感谢”印度的横插一杠,给拉吉夫·甘地送去一份大礼,直接将其送上了西天。

拉吉夫·甘地的身亡,对在印度政坛呼风唤雨几十年的甘地·尼赫鲁家族造成了空前打击,某种程度上成为其盛极而衰的开始。

但问题是,拉吉夫·甘地可以“走”,但印度不会走,而印度又是一个志向远大的国家。

因为英国这个世界驰名搅屎棍“苦心孤诣”的印巴分治,使得印度和巴基斯坦虽然在建国时避免了惨烈的革命或战争蹂躏,但两国的站位却相当尴尬,虽然靠“宗教”为标准的分野使印度体量远大于巴基斯坦,但却不得不面临着占据印度河流域和恒河入海口的巴基斯坦东西夹击的尴尬命运。

而克什米尔作为印度教徒领导的穆斯林土邦,被英国当做了最后的“盲盒”。

虽然印度在1971年的第3次印巴战争中肢解了巴基斯坦,在1975年吞并了锡金,但被半包围的印度已经基本没有了施展的空间,尤其是巴控克什米尔的存在,使印度连到中亚寻根问祖都成了奢望。

虽然企图以核武器取得一边倒的优势,但巴基斯坦15天拥核的“自助研发”能力,瞬间拉平了印巴的实力差距,印度偷鸡不成把粮仓也给丢了。

所以,印度将目光转向了海洋,毕竟当年殖民者给面前的大洋起名“印度洋”,所以印度不由分说地就要将“印度洋”视为“印度之洋”,简称“印度后花园,三哥自留地”。

想想当年苏联后印度踏着七彩祥云来“白纸还钱”的情谊,俄罗斯大手一挥,“只要九块八,航母开回家”,印度以一个保定驴肉火烧的价格买回了一艘航母,代价仅仅是几十亿美元的改装费。

所以,斯里兰卡注定是在劫难逃的。

但天无绝人之路,印度的膨胀,遇到了更嚣张的美国,迪戈加西亚岛军事基地的存在,直接将美国在印度洋的势力一分为三,真正和印度“三对三”。

所以,东方大国,一直是斯里兰卡趋之若鹜的地方。

事实上早在1600多年前,中国和斯里兰卡就已经开始了友好往来,作为海上丝绸之路的必经之地,狮子国即斯里兰卡始终在中国古籍中熠熠生辉,著名高僧法显就曾造访这里。

而在建交之前,斯里兰卡就在1952年同新中国签订了《米胶协定》,解决了新中国的燃眉之急,两国的友好关系也就此打下基础。

中斯建交后,双方关系不断发展,在新中国重返联合国及加入世界贸易组织等重大问题上,斯里兰卡都发挥了重要作用;而新中国则始终是斯里兰卡经济建设的重要推动者,从“纪念班达拉奈克国际会议中心”到汉班托塔港,中国基建的力量已经越来越举足轻重。

而在支持斯里兰卡统一后,从2009年起,中国给斯里兰卡的贷款已经超过50亿美元,大大超出日本和印度,是斯里兰卡战后重建的重要因素。

那么,面对这样一个值得信赖的大国,斯里兰卡会心向东方吗?

而印度却和斯里兰卡很近,有多近呢?

虽然印军实力一如既往地拉胯,但就算用生化武器,也能令斯里兰卡痛不欲生,毕竟邻居是搬不走更是踹不走的。

再加上英国和印度长年累月对斯里兰卡的影响,斯里兰卡虽然在中斯友好受益匪浅,但真正做到一路向东根本不现实。

况且当前还有美国炮制,印度等宵小遥相呼应的所谓“珍珠链”战略的扭曲和污蔑,斯里兰卡的奋起依然任重而道远。

虽然当前“一带一路”倡议让斯里兰卡成为印度洋上的重要节点甚至枢纽,但在我们的综合国力依然没能取得决定性优势的情况下,斯里兰卡真正的“发光发热”还有待时日。

不过,相信随着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斯里兰卡的未来必然会挣脱印度桎梏走向真正的光明。


以上是文章"

虽然同在米字旗的笼罩下,但斯里兰卡曾是英国王室的“私产”

"的内容,欢迎阅读凝聚信息网的其它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