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18世纪,一个文化上属于欧洲,包含了葡萄牙人、荷兰人、僧 伽罗人

简介: 到18世纪,一个文化上属于欧洲,包含了葡萄牙人、荷兰人、僧 伽罗人和泰米尔人血统的族群渐渐发展起来。

引言:欧洲人对沿海地区的控制扩展到岛屿四周并呈现永久化的态势,康提王国延续至1815年时已经日趋羸弱。

1600年前后,葡萄牙人建立了对科提王国的,但是,随着16世纪末荷兰商船开始出现在印度洋,葡萄牙人不得不去面对一个更加强大的敌人。

荷兰东印度公司于1638年开始了对这个岛屿的征服,20年后,荷兰东印度公司赶走了葡萄牙人,并且吞并了北部的泰米尔王国。

锡兰于1801年成为英国议会领导下的英国王属锡兰殖民地,英国人还兼并了内陆地区。

经过一些试点后,英国于1833年实施了酝酿已久的科尔布鲁克-卡梅伦改革。

葡萄牙殖民主义当科提国王达摩波罗在1597年去世后,葡萄牙在对其亚洲最大财富的殖民地的上面临着很多困难:葡萄牙人自身人员不足,荷兰和法国威胁着沿海地区,而葡萄牙和西班牙的统一又减少了国内支持。

不过,他们对所控制的区域施加了很大的文化影响。

斯里兰卡提督隶属于驻果阿的葡萄牙总督,但实际上他却有国王一样的管理权,葡萄牙贵族取代了王国的高级官员。

他们采用了当地的行政等级制度,增加当地官员的数量,以控制百姓和增进出口贸易。

从属于他们的是被称作穆罕迪拉姆和阿拉希的官员,他们可以指挥民兵。

葡萄牙人创制了叫做维达那的新官职,负责一个部门或一个地区。

科提的国王们用王役生产贸易货物,但是葡萄牙人希望将贸易量增加至超过义务规定的数量。

16世纪期间,葡萄牙人对肉桂的需求量稳定增长。

他们对肉桂贸易实施了严格的专卖,并监察肉桂的采集。

在其对锡兰的最后几年中,葡萄牙从肉桂垄断贸易中获取了巨额的利润。

葡萄牙人通过操纵与僧伽罗人的土地期权协议来增加肉桂的,并为他们的收入来源和服务。

他们挪用王室土地为收入,还将寺院土地划分给自己的官员和追随者。

在葡萄牙人的统,酋长和地主被迫去种植、收获和运输庄稼。

然而,这些事被僧伽罗人认为是应留给那些最下等的苦力或非熟练工去干的无聊工作。

皈依天主教者受到奖励的同时,佛教徒和印度教徒遭受。

他们的土地被剥夺,寺庙被捣毁。

尽管后来遭到荷兰人的,但天主教团体在斯里兰卡西南和北部地区幸存下来,并得到不断发展。

僧伽罗基督徒的出现令僧伽罗佛教徒感到不安,他们开始认识到自己的宗教和文化特性是不可分割的。

科提国王命令他们中的一部分人采集和剥肉桂皮,葡萄牙人又大大增加了这部分人的数量。

这些“剥肉桂皮的人”成为萨拉嘎玛种姓下的一个子种姓,从属于他们的领导者,由于萨拉嘎玛种姓主要负责肉桂的采集,他们的地位渐渐上升。

他们和葡萄牙人打交道的经验最终使他们成员中出现了手工业者和商人。

萨拉嘎玛和卡拉瓦这两大种姓中的精英积累财富和土地,并开始挑战高维嘎玛精英的主导地位。

当葡萄牙者任命萨拉嘎玛和卡拉瓦中新的精英阶层为幕得利并冠以其他头衔时,一些高维嘎玛谴责他们雇佣“品质较差”或“出身低下”的 官员。

葡萄牙在贾夫纳的相当短命,但是对其经济和社会产生了巨大的影响。

由于维勒拉拥有水井 和土地,这些都加深了贾夫纳的种姓等级制度。

辛苦的劳作是由不可接触者干的,他们是维勒拉的世袭侍从维勒拉通过烟草销售和地价上涨兴盛起来,渐渐成为寺庙的资助人,并从印度雇请婆罗门在寺院中服务。

随着时间的推移,阿提迈种姓的地位下降,维勒拉种姓的地位上升。

与僧伽罗族的卡拉瓦种姓一样,贾夫纳半岛上的卡莱亚种姓向维勒拉的地位提出挑战,但鲜有成效。

荷兰殖民17世纪时,荷兰是全球最高效的殖民帝国。

荷兰东印度公司是一家总部位于爪哇岛巴达维亚的合资股份公司,它战胜葡萄牙,控制了欧亚之间的贸易,只给英国东印度公司留下零散的贸易机会。

然而,荷兰人不仅没有按先前许诺的那样离去,反而以康提王国没有偿还驱逐葡萄牙人的战争开支这样牵强的理由,占领了加勒港和尼甘布。

由于更加担心英国和法国对其海运帝国的威胁,荷兰人没能征服内陆地区。

荷兰人比葡萄牙人占领并了岛上更多的领土,并将它划分为三个省:总督驻扎在科伦坡,指挥官们分别在贾夫纳和加勒管理着其他两个省。

幕得利必须表明自己信奉基督教,这要求那些原来为葡萄牙人服务的地方官员名义上必须把信仰从天主教转变为荷兰归正会。

这增加了他们对僧伽罗官员的依赖,以满足对王役的需求。

荷兰人鼓励种植出口作物,例如胡椒和豆蔻,但是他们过低的收购价了种植者的积极性。

高额税收和王役的压迫性质,包括荷兰官员的欺骗手段,造成了农业的衰退。

设立了很多幕得利的新职业,例如口译员、翻译员和文员等。

荷兰通簿或登记册上的家谱记录表明,英国殖民征服时期很多著名的僧伽罗大家族的起源可以追溯到18世纪早期的一位先祖。

1737年,伊姆霍夫总督创办了一份报刊,为僧伽罗语和泰米尔语创造了印刷的活字,主要用于发布文件和新教传单。

他们于1706年在编纂了贾夫纳泰米尔族的习惯法,还引入了在爪哇编纂的穆斯林法律。

由于当地习俗复杂多样,罗马-荷兰法被用于低地地区的僧伽罗人。

到英国人取代荷兰人的时候,传统法律在他们的领土内已基本不存在了。

荷兰人把大量土地和人口登记在通簿上,以减少他们对部族首领的依赖。

总督减少了高级官员的封地,在受封者死时收回了一些个人封地。

总督宁愿委任穆罕迪拉姆的下属,也不想再委任额外的幕得利。

到1770年,幕得利失去了所有的军事权力,但对荷兰殖民来说,他们仍是不可替代的。

当总督简斯克莱德试图对幕得利的封地进行征税时,引发了幕得利的反抗,进而导致荷兰殖民者与康提的战争。

斯克莱德总督没收了反叛的幕得利的财产,把他们的领导者驱逐出境。

这一时期所有的领导家族后来都从这次打击中恢复过来,并不断壮大。

曾经为荷兰和英国殖民服务的雅各布伯纳德写道:到18世纪中叶,幕得利成为“他们省份中的贵族”,而荷兰人想要控制的努力最终只是让他们的行为变得更加隐秘。

例如,1767年荷兰殖民任命 路易斯佩雷拉他曾被流放到开普殖民地为库鲁维拉拉的长官,第二年,他的儿子亚伯拉罕被任命为他的助手。

到1790年,亚伯拉罕以库鲁维幕得利的称号继承了他父亲的职位,还继他的姻亲德萨拉姆家族之后,以西部省望族首领的身份进入英国殖民任职。

荷兰的最后几年中,锡兰的繁荣增加了幕得利从其他民事职权,特别是从征税中获得的收益。

荷兰殖民者宁可依靠幕得利来执行当地各种行政管理任务,也不愿建构一个广泛的官僚。

到1796年,幕得利已经牢牢控制了荷兰殖民的低级行政部门,并从中获取利益。

他们地位的提高不但是因为荷兰人的扶植,也因为他们利用自己的官职权力和声望提高了他们在僧伽罗社会的地位。

权势的积累、土地房产的获得、亲属家族地位的建立,以及最重要的王役的推行等,都使得财富和权力转化为社会地位。

这些伯格人单独享有开设商店的特权,并被给予土地补贴、自由贸易的权利和获任官职的优先权。

到18世纪,一个文化上属于欧洲,包含了葡萄牙人、荷兰人、僧 伽罗人和泰米尔人血统的族群渐渐发展起来。

他们身穿欧式风格的服饰,加入荷兰归正会,说荷兰语或葡萄牙语。

他们自己内部互相通婚,或者与荷兰东印度公司的新来者通婚。

如果能满足以下条件——从父系证明自己的欧洲血统,皮肤白皙,信奉荷兰归正会,说(且能读写)荷兰语——他们就将自己视为荷兰伯格人。

随着时间的推移,另一个混血族群也渐渐发展起来:葡萄牙伯格人,他们有所谓的欧洲血统,肤色较深,信奉天主教,说克里奥尔葡萄牙语。

这加深了维勒拉对他们的奴役。

在18世纪欧洲人对其使用这一称谓之前,这些种姓的人并不是,他们拥有自己的权利和特权,比如可以离开残酷的主人。

上述措施的结果就是以为基础的出口型经济的增长,在贾夫纳地区,除了烟草之外,还出产了大量的棕櫚制品 、洋葱、葫芦、辣椒、姜黄、姜、南瓜和茄子。

荷兰从这些进出口贸易中获利,但对于由此催生的社会弊病却丝毫不加限制。

结语:18世纪,在荷兰人的最后30年中,随着商品农作物种植和沿海贸易的增加扩大,岛上的生活条件提高了。

百姓们对外界的认知也越来越丰富,斯里兰卡再也不是当初的那个封闭小岛,从文化领域到技术领域都有了明显的进步,这与荷兰的不无关系。


以上是文章"

到18世纪,一个文化上属于欧洲,包含了葡萄牙人、荷兰人、僧 伽罗人

"的内容,欢迎阅读凝聚信息网的其它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