据外媒报道,“长赐号”上有瑞典宜家家居连锁公司(IKEA)的约11

简介: 据外媒报道,“长赐号”上有瑞典宜家家居连锁公司(IKEA)的约110个产品集装箱,宜家方面在同意拿出这些产品总价值的一部分作为脱浅成本之前,应该是拿不到这一批货

当地时间3月29日下午3时30分许,在周围货船此起彼伏的鸣笛“欢呼”声中,搁浅达6天之久的“长赐号”货轮整个船体终于上浮,高耸的集装箱货柜先是缓缓向偏南方向移动一段距离,随后沿着苏伊士运河河道向北进发。

▲3月29日,移动至埃及苏伊士运河正常航道上的“长赐号”。

图据新华社然而,凭一己之力堵住全球海运咽喉的“长赐号”,在成功脱困后又遭遇了另一场“围堵”。

据《华盛顿邮报》4月2日报道,海事律师们正在如火如荼地准备着投入战斗,以“揪住”导致这艘巨轮搁浅的责任方。

4月1日,“长赐号”的船东日本正荣汽船公司起诉“长赐号”租赁运营方长荣海运公司。

根据,中列出的两名被告是长荣海运公司和“所有其他可能被要求对损失作出赔偿的人”。

此时人们才清晰地意识到,鉴于“长赐号”错综复杂的所有权结构,一旦它出了问题,追究责任究竟会有多难。

“长赐号”所有权属于两家日本公司Luster Maritime和Higaki Sangyo Kaisha,它们同为日本正荣汽船(Shoei Kisen Kaisha)的子公司。

此次在英国提起的相关中,这两家日本公司即是原告。

▲从此前紧随“长赐轮”进入河道的“马士基丹佛号”货轮上,遥望横亘在运河之上的巨轮。

图据BBC租赁“长赐号”的是长荣海运,也是前述中的被告。

而这艘货轮上的技术管理方是德国的贝仕船舶管理(Bernhard Schulte Shipmanagement),由其负责雇佣印度籍船员。

另据新加坡《联合早报》报道,4月1日,长荣海运总经理谢惠全表示,虽然“长赐号”的船身上有大大的“EVER GREEN”字样,但这艘船是长荣海运公司租用的船只,长荣主要是运送人的角色,并不保证货物送达时间,根据相关国际法中的免责条款,运送人可免责,船东(日本正荣汽船)才是后续赔偿主要负责人。

为了厘清这起搁浅堵塞的责任,涉事各方都将启动独立,其中不乏。

现在,“长赐号”就停在运河中段的大苦湖里。

埃及方面已经启动了独立,将涉及货轮的船长、船员。

此外,还要检查船只的“黑匣子”数据记录仪。

苏伊士运河管理局苏伊士运河管理局乌萨马·拉比耶告诉埃及电视台称,如果进展顺利,而且在赔偿金额上达成一致,“长赐号”就能获允离开。

▲3月23日,卫星图片显示埃及苏伊士运河“堵船”情况。

图据新华社卫星新闻实验室对“长赐号”上的船员来说,这是个大大的坏消息。

据《印度时报》消息,船上的25名海员都是印度籍,报道称,作为这起事故的关键性人证,他们在过程被“软禁”。

而据意大利NOVA新闻社报道,当地时间4月2日,苏伊士运河管理局两名官员透露,因“长赐号”船长错误操作,该船在完全驶入苏伊士运河航道前严重偏离航向并“产生剧烈摇摆”。

他们还表示,船长的错误操作与伴随着沙尘暴的强风几乎“同时发生”,但天气因素并不能“完全造成船只搁浅”。

此外,因“长赐号”的注册地在巴拿马,巴拿马的海事部门也表示将启动独立。

一旦这些的结论出现相互的结论,法庭上的战斗就会变得更为复杂。

脱浅的过程是一项成本高昂、耗时费力的大工程,为解救这艘装载超过1.8万个集装箱的巨轮,埃及方面调用了11艘港口拖船和2艘远洋拖船,挖掘了约3万立方米的河沙。

此次负责救援的荷兰SMIT Salvage BV根据船只和货物价值收取打捞费,据业界估计,按照其收费标准,本次救援费用或将超过1000万美元。

▲3月29日,救援船只在埃及苏伊士运河对“长赐号”实施救援作业。

图据苏伊士运河管理局埃及媒体援引埃及苏伊士运河管理局乌萨马·拉比耶的话报道称,运河管理局就“长赐号”货船搁浅事故的一次性索赔金额将超过10亿美元,以补偿运河停运6天造成的损失和相关救援费用。

拉比耶说,埃及方面为救援“长赐号”付出极大努力,没有对船体形成较大破坏,保障船上货物安全。

而索赔是“国家权利”,而且除了运河的直接损失,埃及的“声誉”也受损,应该得到补偿。

据悉,苏伊士运河位于欧、亚、非三洲交接地带的要冲,连接红海和地中海。

▲3月25日,为帮助“长赐号”脱困,工程机械在挖掘运河河道。

日本正荣汽船援引一条海洋法规称,船上运载的货物的主人也要承担拯救货船的部分成本。

据外媒报道,“长赐号”上有瑞典宜家家居连锁公司(IKEA)的约110个产品集装箱,宜家方面在同意拿出这些产品总价值的一部分作为脱浅成本之前,应该是拿不到这一批货物了。

而宜家作为大公司,可能有保险赔偿这种意料之外的额外花费,但其他的小公司可能就没有保险了。

在“长赐号”卡死苏伊士运河的6天里,每天都有数十亿美元的国际贸易被耽搁,而连锁效应甚至可以绵延好几个月。

英国《劳埃德船舶日报》估计,每天有价值大约96亿美元的集装箱货物经过苏伊士运河,包括服装、家电和电子产品等。

由于对苏伊士运河海运渠道依赖度较高,欧洲市场已明显感受到物流受阻带来的不便。

▲长赐号”脱困成功后,一艘货船在苏伊士运河中航行。

图据新华社联合国贸易和发展会议(UNCTAD)物流专家扬·霍夫曼(Jan Hoffmann)在一份简报中称,因运河堵塞而滞留的货物总价值大约为890亿美元,苏伊士运河周围堆积的货物可能会在四到五天内清除完毕,但处理港口的积压货物可能还要花几个月的时间。

航运巨头马士基警告称,运河堵塞对整个国际航运市场造成的影响可能还将持续数周。

“除因暂停通行直接造成的延误外,船只驶往下一个港口时不可避免地也会出现拥挤。

▲3月25日-30日的卫星夜光数据显示,从25日起苏伊士运河堵塞加重,虽然3月30日已经通航,但堵塞情况仍未得到明显缓解。

据媒体报道,此次受影响最大的是工业用品和消费品,欧洲制造业特别是汽车零件商也遭到了很大的冲击。


以上是文章"

据外媒报道,“长赐号”上有瑞典宜家家居连锁公司(IKEA)的约11

"的内容,欢迎阅读凝聚信息网的其它文章